爸媽都我在照顧!家裡老房都更「分到4間新房」卻沒我的份 母親過壽我提前走「弟弟追出來給我一個紙袋」

我叫李玉萍,今年48歲。

我們家有兄妹三個,我有一個哥哥,一個弟弟。

我哥哥大學畢業以後進入了一家公司上班,嫂子也在企業工作的,他們家的經濟狀況不錯。

我的弟弟沒有考上大學,他一直四處打工。後來他就去考了駕照,在跑貨運,經常給早市上送貨。

我當年只考上了中專,學的是會計。畢業以後我被分配去了我們鎮的商貿大樓上班,幾年後就離職了,我又到處打工。

我的丈夫是我初中的同學,他後來讀了高中,考了醫學院,在鎮上醫院上班。

我的娘家在緊靠小鎮的村裡住,我父親年輕的時候 是個建築小工頭,他拉了十幾個人成立了個小建築隊,到處給人蓋房子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父親比較有眼光,他在爺爺奶奶的老宅基地上蓋起了一間大房子,後來又買了別人家的宅基地,在村裡又相繼蓋了幾間房子。

我們兄妹三個都在小鎮裡住,可是只有我回娘家的次數多。

我父親在65歲那年,突然得了腦溢血,思維清晰但是走路不靈活了,雖然生活勉強能自理,可是處處需要人照看。

我母親身體也不太好,整天不是腰疼、腿疼就是頭暈,人上去了年紀都這樣吧。

當時我在一家商場打工,只要不上班的時候,我就跑去娘家給打掃衛生,洗洗衣服,做好飯我再回家。

一年365天,我天天如此。其實雖然都在鎮上住,但是我離娘家也有十多裡路,娘家住在小鎮的南邊的村子裡,而我住在小鎮北頭縣醫院的家屬院裡。

我不會開車,就騎著電動車風裡來雨裡去的,天天往娘家跑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有一次下大雨的時候,我戴著頭盔視線不好,一下子被一輛汽車颳倒了。

我所幸沒有大礙,只是把腿和胳膊擦破了皮。

丈夫很心疼我,他說:「你也是40好幾歲的人了,天天這樣連軸轉地來回跑,身體吃不消啊!」

隨著父母年紀越來越大,我曾經提議,由我們兄妹三個出錢給父母雇個看護,這樣父母也有人照顧了,我也省心了。

可是父母一聽,堅決反對讓兩個兒子出錢雇看護。

父親說,我哥哥家雖然兩個人的薪水收入穩定,可是我侄子馬上要買房子,得花不少錢,哥哥嫂子得存錢買房子。我弟弟家更不用提了,弟弟和弟媳婦都是打工的,收入不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一聽父親的意思就明白了,他心疼兩個兒子家,不捨得讓兒子家出錢雇看護。

孝敬父母不能攀比,全憑各人的心意,我什麼都沒有說,我只得一個人繼續來回跑著去照顧父母。

家庭聚會的時候,哥哥倒是對我知情道分的,他說這個家多虧了有我照顧,要不他們就不能安心工作了。

我嫂子說得更好聽,她說:「妹妹呀,你真是咱爸咱媽貼心的小棉襖,你太孝順了,我和你哥整天在家誇你呢!」

哥哥和嫂子的話聽得我心裡很舒服,覺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肯定。


弟弟憨厚老實,他不會說漂亮話,弟媳婦也是個誠實人,他們兩個確實忙,弟弟在早市場送貨,弟媳婦在一家餐廳裡打工,他們的日子過得比較緊張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弟弟有時候送貨路過父母家的時候,他就在路上買上點熟食或者水果,送回家。

弟媳婦有空的時候,就蒸上一鍋熱乎乎的粗糧大饅頭,給我父母送過來,她知道我父親愛吃粗糧饅頭。

我這個人比較大度,我覺得一家人就得相互體貼,相互理解。

我是父母的女兒,我心疼照顧他們是應該的,哥哥和弟弟都很忙,我也就沒有什麼怨言了。

自從我那次下雨摔倒了,再碰到陰雨天去父母家的時候,我就特別小心。

那年夏天雨水特別多,那天我又冒雨回到了娘家,渾身都濕透了,一進房間,我就拿吹風機吹乾身上的濕衣服。

我母親說:「女兒啊,要是以後有了錢,我得先給你買上輛汽車,讓你開著車來回照顧我們,這樣遇到陰雨天你也享福了。」

我很納悶,母親根本沒有錢,她怎麼突然想給我買車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說:「媽,你和我父親好好保養身體,我就等著你們存錢給我買汽車,我再也不用騎電動自行車了,我開著車來照顧你們,那樣多洋氣啊!」

說著我們娘倆哈哈大笑。


我只把這句話當做玩笑,父親母親都是農村人,連退休金都沒有,平時花錢多數是我給的零花錢。

父親生病住院的時候,更不用說了,我丈夫在鎮醫院上班,父母所有的治病費用都是我老公主動掏的。

我老公這個人為人處世,沒得說,他醫者仁心,在病人之間的口碑特別好,如果遇到農村的老大娘、老大爺來看病,他盡量讓人家少花錢,而且還把自己的電話號碼主動留給人家,隨時解答人家的詢問。

那次我弟弟的丈母娘生病了,她是高血糖引起的併發症,正好在我丈夫的科室治病。

丈夫跑前跑後,去上班的時候就提前在家裡給做好飯,用保溫桶帶過去,然後路上有時候還給帶點水果。

弟弟的丈母娘是農村老人,家裡不寬裕,住院的時候需要住院費了,可是沒有錢,當時我丈夫正好發了薪水,他一把給交上了三萬塊錢。

後來,弟弟和弟媳婦來還我們錢的時候,丈夫很大氣,他說:「還我兩萬塊錢就行了,那一萬等於我給大娘買點營養品,她在農村不容易,身體又不好,處處需要花錢。」

弟媳婦感動得眼圈都紅了。

這些年,丈夫為我們家沒有少費心,尤其是我父親生病以後,有時候半夜三更就給丈夫打電話說,他一咕嚕爬起來就開車帶著父親去了醫院。

我父親經常誇丈夫說他比兒子都強,我哥哥和我弟弟都很忙,很少回父母家。

丈夫就憨厚地說:「誰讓我是醫生呢?我給病人治病,更得好好關照自己的家人啊!」


雖然我們為娘家付出了這麼多,可是我們也無怨無悔,孝敬父母是做子女的責任。

當母親說以後她有錢了給我買輛汽車的時候,雖然我知道母親根本買不起汽車,可是我的心裡還是暖乎乎,母親這是心疼我呀!

我就是把母親的這句話當做拉家常,根本沒放在心上,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,聽者無意,說者有心。

因為很快我就聽說我們村要整體拆遷都更的消息,聽說我們家在村子裡屬於都更拆遷大戶,怪不得母親要給我買汽車,原來她已經得到了消息啊!

這幾年,我們的小鎮發展得特別快,開始往小鎮南部發展,正好我們的村子在規劃之內。

村子要整體搬遷之後,我們都非常激動,因為我娘家有好幾處大宅子,還有幾畝地都在規劃範圍之內,應該得給好幾間樓房,還有不少都更補償款。

很快,村子裡到處都貼上了標語,動員大家搬遷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那些日子我回娘家的時候,家裡的氣氛突然有了些變化。

當我興緻勃勃地問起父親搬遷的事,可是父親卻有些迴避,母親也支支吾吾的,不想說這個話題。


我有些納悶了,村子拆遷是光明正大的事,為什麼父母不想和我談論這件事呢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這些年照顧父母,辛辛苦苦付出了那麼多,聽說我家裡至少要給四間樓房,父母應該會給我一間房子的,至少也會給我一間小房子吧!

果真如我所料,我們家分到了五間樓房,還有400萬的補償款。

我興奮地和丈夫談論這件事,說我們這次真的要沾娘家的光了。

那天我母親過生日,我提前給買好了一個大蛋糕,又給母親買了一身衣服。

我也給父親買了一個刮鬍刀,母親過生日我也不能少了父親的禮物,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。

我們回去的時候,哥哥嫂子早就回去了,以前父母過生日,他們也就是買點水果,或者買幾斤點心。

可是破天荒的,我嫂子竟然給母親花了5000多塊錢買了一件羊毛衣。

嫂子正在幫母親試穿,說母親穿上羊毛衣,一下子年輕了十歲,把老太太樂得臉上笑開了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問問父母想吃什麼菜,我去街上買菜,可是這時候嫂子說:「妹妹,我已經和爸媽說好了,今天我們不在家裡吃飯了,大家去餐廳裡吃,好好給母親祝壽。」

我又吃了一驚,這些年父母過生日,都是我花錢出去雞鴨魚肉,丈夫下廚炒菜,可是今年嫂子竟然這麼大方,要去餐廳吃飯。

我們在家裡坐了一會兒,嫂子說她早就訂好了餐廳,那是一家豪華的大飯店,我們一家人浩浩蕩蕩地去了那裡。


母親的生日宴上,大家酒過三巡,我喝了兩杯紅酒。

借著那點酒力,我興沖沖地對母親說:「媽,以後你就好好享福吧!你看我們家成了拆遷戶,有那麼多房子,還有不少錢,你和我父親就好好安度晚年吧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父親一直在吃菜,他聽到我這樣說,突然接話:「女兒啊,房子的事你就不要再提了,我和你母親早就商量好了,我們家不是分了五間房子嗎?我和你母親住一間,你哥哥和你弟弟每人分兩間。」

「我和你母親走了以後,我們這間房子也給你哥哥,他畢竟是長子,我們的那些拆遷款先放在那裡,留給我們養老的。」

「我們把房產都給了你哥哥和你弟弟,以後我們的養老就靠他們倆,這些年你也很辛苦,以後你就不用這樣來回跑照顧我們了。」

我一聽愣住了,娘家五間房子,竟然一間也不給我,什麼都沒有我的份。

我突然明白了,嫂子為什麼突然花這麼多錢給母親過生日,原來父母給了她家三間房子啊!

我的心裡五味雜陳,百感交集,我控制著自己的情緒,不讓淚水掉下來。

丈夫和我坐在一起,他在桌子底下碰了碰我的腿,示意我不要激動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寄希望於母親,因為她說過要給我買一輛車,讓我開著來回方便照顧他們。


我強打笑臉,半開玩笑對母親說:「媽,你不是說要給你女兒買輛汽車嗎?你說我風裡來雨裡去地照顧你們,非常辛苦,還給我買不買呀?」

母親說:「女兒啊,你別把我的話當真,我那就是開個玩笑而已,我們把財產給了你哥哥和弟弟,你也不要心裡有氣,你看我們村裡,基本上是把分到的房子給了兒子家,很少有給女兒的。並不只是我們一家這樣做,所以你不用生氣。再說以後的養老,你不用管我們了,以後你有空的時候,回來玩玩就行了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我並不是想爭娘家的財產,我需要的是一種認可和肯定,但是,父母這樣安排自己的財產,讓我無話可說了。

這些年,我和丈夫為娘家跑前跑後,而現在,娘家的房子沒我的份兒,我只覺得特別委屈。

我曾經想過,如果父母給我一間房子,我會全盤負責父母以後的養老問題,這些年父母沒有給我一分錢,我都盡心儘力地孝敬,要是我拿到了父母的財產,我更得好好照顧老人。

酒桌上,他們繼續在喝酒,尤其是嫂子特別活躍,我丈夫打著圓場,為了緩和剛才的尷尬氣氛,他挨著又敬了一圈酒。

可我再也沒有了吃飯的興緻。

丈夫小聲對我說:「你別生氣,父母的財產他們就得自己說了算,他們想給誰就給誰吧,咱不去計較了,再說以後的養老主要靠他們了,再也輕鬆了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瞪了丈夫一眼,不讓他再說了,話雖然這樣說,可是我心裡鬱悶呢!

這時,我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,我一個要好的鄰居打來的,請我幫忙給接一下孩子,她有事趕不過去。

我早就坐不住了,早就想離開,正好接了這個電話,我拉起丈夫就走,他竟然還不想走,說還沒有吃完飯,他不能走。

我知道他是顧全大局,如果我們都走了會讓大家掃興。

我和大家招呼了一聲,起身就走,母親說:「女兒啊,你還沒吃完飯啊,你幫鄰居接回孩子再過來吧!」

我直接對母親說,你們繼續吃吧,我不回來了。

我匆匆地離席,走出餐廳門口,我只覺得鼻子發酸,眼淚差一點掉下來。

這時,弟弟突然跟了出來,他喊了我一聲,讓我稍微等一會兒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弟弟去了他的小貨車那裡,從駕駛室裡拿出了一個紙袋子,遞給了我。

我一愣,問弟弟紙袋裡是什麼?

弟弟說:「姐,這是辦理房產證的一些手續,我都給放在這個紙袋裡了,爸媽給了我兩間房子,我送給你一間。」

我呆住了,弟弟竟然要送給我一間房子,我真的不敢相信啊!

弟弟說:「姐,這些年你們為這個家付出的太多了,我都看在眼裡,我這麼大年齡了,你還經常給我買衣服,我過生日的時候你還給我發紅包,我和妻子經常在家裡說起你對我的好。」

「你不要怪爸媽,他們年紀大了,有些觀念根深蒂固,他們想不通,他們看著村裡多數人都把房子給了兒子家,就把我們的四間樓房都給了我和哥哥,我不管哥怎麼想的,反正我不能一個人要這兩間房子,我得給你一間,改天你就去辦手續吧!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弟弟的話讓我一大陣子沒有回過神來,當我明白過來以後,我的眼淚滾滾而下 ,我說什麼也不肯要這間房子 ,這是父母送給弟弟的,我怎麼能要呢?

在這一刻,我終於釋然了,我放下了心中所有的不愉快,我只覺得神清氣爽,心裡是無限的溫暖和感動。

弟弟的做法讓我忽然意識到了親情太寶貴了,親情是不能用錢來衡量的,遠遠比一間房子更重要。

我也終於理解了父母,他們一輩子不容易,當年我父親辛辛苦苦蓋了這幾間房子,現在換了這幾間樓房,如何分配是他的權力。

再說,父母雖然把財產給了哥哥弟弟,但是,我以後的養老任務也減輕了。

父母平時還是很疼愛我的,每當我回去的時候,父母總是把好吃的留給我嘗一嘗。父母見了人就誇我和丈夫孝順,說明父母知足啊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和丈夫鬧矛盾的時候,父母總是對我好言相勸,直到我心情好了,他們才放心地讓我回家。平時我有了心事,也總願意回家和父母說說。

這樣的親情,是錢買不到的!

我對弟弟說,這間房子我不要,弟弟家的生活還不如我們,讓他們自己留著吧!

我推著電動車就要走,這時,弟弟把紙袋放進了我的車筐裡,轉身就進了餐廳。

我想好了,以後該怎麼孝敬父母還得怎麼孝敬,有了哥哥弟弟一起盡孝心,父母的晚年會更加幸福!

家和萬事興,爭著不足讓著有餘,血濃於水的親情才是寶貴的,我有這樣的好弟弟,三生有幸!



來源:toutia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