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兒不再婚!女星用母愛養大「因兒子遭敲詐退圈」抑鬱不已 「離婚28年」雙方現況曝光:各有煩惱

大陸女歌手仲小萍在上世紀80年代是家喻戶曉的著名歌手,錄製了《跳動的火焰》《青澀的回憶》《你的淚》《雨中徘徊》《月光迪斯科》等多張音樂專輯,是中國第一代知名流行歌手,同時她還有另外兩重身份:歌手火風的前妻;著名新生代歌手霍尊的親生母親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仲小萍與火風1989年結婚,1990年誕下兒子霍尊,1994年仲小萍與火風辦理了離婚手續,兒子跟隨她生活。仲小萍為何要與火風離婚?而今兩人已離婚28年了,彼此的人生狀況都讓人感慨唏噓。

 

 

一、

青年仲小萍

仲小萍1963年出生於上海,父母都是知識分子。她天生一副好嗓子,中學畢業考入上海輕音樂團,成為一名專業歌唱演員。

幾年間,仲小萍錄製了《跳動的火焰》《你的淚》等多張音樂專輯。其中《跳動的火焰》節奏歡快,韻律十足,成為全國迪斯科愛好者的伴奏樂。

 

 

仲小萍歌聲甜美,感情充沛,演唱極富感染力和親和力。上世紀80年代初,她就翻唱鄧麗君的《我只在乎你》《小城故事》《甜蜜蜜》等歌曲,是大陸將鄧麗君歌曲唱響舞台的第一人。

20歲出頭時,仲小萍就成為上海輕音樂團的骨幹力量,紅遍上海灘。

1984年,仲小萍去北京參加演出,邂逅了青年歌手火風(原名霍烽)。他1962年2月11日出生於遼寧瀋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青年火風

 

 

火風的父親霍焰擔任過瀋陽市文化局局長。1978年,火風考入瀋陽市話劇團,1983年被調入瀋陽市歌舞團。

仲小萍亭亭玉立,有著江南女孩特有的秀麗,火風對她一眼定情。而當時的火風留著大鬍子和披肩長發,戴著大墨鏡,身著黑色緊身皮褲,顯得粗獷帥氣,頗有美國西部牛仔的味道。

仲小萍覺得火風又帥又酷,對他也頗有好感。

演出間歇,火風熱情地與仲小萍聊天,還不時給仲小萍送冰糖葫蘆、話梅等小零食。

20出頭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,有時一回眸,一個微笑,一句話就會點燃愛情的焰火。

青年仲小萍

 

 

分別前一天,火風將仲小萍約到咖啡廳,問她:你對未來有什麼打算?

仲小萍似乎猜透了火風的心思,紅著臉說:在上海輕音樂團唱歌唄。

接著火風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意圖:廣州是大陸流行樂壇的前沿陣地,很多歌手都南下廣州發展了,有的才去了一年多就開始走紅,我也準備去廣州打拚。你嗓子這麼好,也應該去廣州尋夢。

仲小萍沉默片刻,說:這事太大了,我好好想想。火風深情地望著仲小萍:我等你答案。

回到上海,火風的身影佔據了仲小萍少女的心房,她意識到自己愛上了這個粗獷的男人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仲小萍

 

 

仲小萍在上海輕音樂團捧的是有編製的鐵飯碗,要南下廣州發展就得辭職,這樣的大事她得徵求父母的意見。

誰知仲小萍剛開口說辭職,就引起了父母的過激反應:一個女孩子捧鐵飯碗多好呀,幹嘛要辭職?去廣州漂泊風險太大了,我們不同意你辭職!

父母的高壓讓仲小萍猶豫了。而火風回到瀋陽,就去廣州打前站,他發現那邊的演出市場遠非瀋陽和北京所能比擬。

1985年過完春節,火風就砸碎了瀋陽歌舞團的鐵飯碗南下廣州,成為太平洋影音公司的簽約歌手。

二、

在廣州安頓下來,火風給仲小萍打電話:我已到了廣州,這邊的演出氛圍很好,你趕緊過來吧。

仲小萍與火風

 

 

仲小萍為難地說:我爸媽不同意。火風開導她:我們都是成年人了,在事關前途的人生大事上,要自己拿主意。我父母也堅決反對我南下廣州,我沒與他們商量就辦理了辭職手續。我想,等我們都做出了一番成績,父母會理解的。

火風這番話極富煽動性,加上仲小萍對前途和愛情也抱有美好期盼,這年6月,她瞞著父母從單位辭職。

到達廣州,仲小萍才給父母打電話。事已至此,雙親只得被動接受女兒辭職的殘酷現實。

在火風的介紹下,仲小萍也加盟廣州太平洋影音公司,成為一名簽約歌手。

這一年來,仲小萍雖然與火風沒有見面,但一個個電話架起了他們愛的橋樑。仲小萍到達廣州,正式與火風確定了戀愛關係。

青年火風

 

 

當時其他歌手都住公司的集體宿舍,仲小萍與火風為了能有一處私人空間,便在外面租了套一居室。

當時仲小萍與火風的收入有限,兩人經歷了很多生活艱辛。火風是一個大度粗獷的男人,哪怕兜里只有一塊錢,他卻敢為仲小萍花10塊錢(人民幣,下同)。他給仲小萍買演出服、高跟鞋,承擔房租。

因此火風經常在公司提前預支工資。有時仲小萍將自己的工資拿出來花,火風說:我是男人,該我養家,你那點錢存起來。

火風如此寵自己,讓仲小萍感到很幸福。1989年10月,仲小萍與火風在瀋陽領取了結婚證。兩人沒有辦婚禮,連婚紗照也拍得很簡單。

仲小萍與兒子霍尊

1990年9月,仲小萍在廣州誕下兒子霍尊。他們租住的是出租屋,房子沒有空調,夏天特別熱,霍尊熱得滿身起痱子,整夜哭,仲小萍也跟著流淚。

仲小萍與火風都要演出,無法長時間在家照顧兒子。於是霍尊滿半歲,仲小萍狠心讓兒子斷奶,與火風將他送回瀋陽,交給爺爺奶奶照顧。

母子連心,仲小萍想兒子了,就帶著哭腔給他打電話。一聽見兒子的聲音,她就淚流滿面。

霍家父母體諒兒子兒媳的心情,他們帶霍尊去照相館拍照片,然後寄到廣州。仲小萍看著兒子胖嘟嘟的照片,恨不得立即將他摟在懷裡再也不鬆手。

仲小萍與火風和兒子

經不住對兒子的思念,1992年春節過後,仲小萍和火風將兒子接回廣州。

這年4月,仲小萍和火風應邀參加廣交會的開幕式演出,兩人將兒子帶在身邊。

仲小萍上台演出前,將兒子交給了火風。誰知她演出完,卻在後台找不到兒子。原來火風只顧與朋友聊天,將兒子看丟了。

仲小萍急瘋了,因為火風馬上要登台演出,她一個人瘋狂地在人群中尋找兒子,邊找邊呼喊兒子的名字,滿臉淚水。

一個多小時,仲小萍終於在民警的幫助下,找到了走失的兒子,霍尊的眼淚、鼻涕流了一臉。

仲小萍年輕時

 

三、

回到出租屋,仲小萍隱忍多時的怒火終於爆發了,責怪火風沒有看好兒子。火風懟她:我讓兒子在瀋陽跟爺爺奶奶,你非要接他過來!你不接他來,會發生這種事嗎?夫妻倆發生爭吵。

那時火風是典型的浪子,家庭責任感不強,與仲小萍結婚後,他經常騎著摩托車出去採風,且一走就是一個星期,有時連招呼都不跟仲小萍打。

仲小萍既生氣又為火風提心吊膽。兒子沒在身邊,仲小萍尚能隱忍,現在兒子來到了廣州,火風依然動不動就騎摩托車出去採風,幾天不回家。仲小萍一個人照顧兒子,還要參加演出,被折磨得心力交瘁。

此後的日子裡,仲小萍和火風摩擦不斷,婚姻成了一道枷鎖,雙方在婚姻中都感受不到幸福。

仲小萍與童年霍尊

1994年2月,仲小萍與火風辦理了離婚手續,兒子跟隨她生活,火風每月支付兒子1900元撫養費。

仲小萍在廣州沒有房子,與廣州太平洋影音公司也是合同制關係。因此漂在廣州,她找不到心的歸宿,現在又離婚了,她更加無法融入廣州這座城市。

於是離婚後,仲小萍帶著兒子回上海生活。

當初女兒執意辭職去廣州,現在離婚了,帶著滿身傷痛回娘家,仲家父母心裡有痛和怨憤,但他們不忍心再指責女兒。

仲家父母的房子很窄,仲小萍帶著兒子住進去很不方便,她本打算出去租房住,但一位好心的親戚將弄堂口一間10多平米的平房,免費讓仲小萍母子住。

仲小萍覺得沒給兒子一個完整的家,心裡很愧疚。

仲小萍

仲小萍的父母和火風的父母,都願意將霍尊接到身邊照顧,讓仲小萍出去工作。

但仲小萍沒有同意。在她看來,現在兒子遠離父愛,自己又不給他母愛,那兒子就太不幸了。更重要的是,父母長期不在身邊,孩子性格將來會有缺陷。

於是仲小萍沒有出去工作,一心一意在家裡照顧兒子。她與兒子靠火風每月支付的1900元撫養費生活,父母隔三差五會給仲小萍母子過來送點吃的。

後來火風得知了仲小萍母子的處境,每月都會多打幾百元錢過來。

1995年,火風錄完《大花轎》騎著摩托車去西藏採風。火風從廣州出發,到達雲南昆明時,趕上大雪封山,他沒法去西藏,便在雲南各地採風。

火風早年專輯

翻越梅里雪山時遇到了塌方,火風與同伴只得在公路邊搭帳篷,等修路的工人來。這時狼群出現了,守在帳篷外面,火風與同伴在帳篷躲了4天。

火風把速食麵和午餐肉放在帳篷外讓狼吃,生怕狼群飢餓難耐咬破帳篷,衝進來攻擊他們。終於捱到了第四天,修路工人開著推土機來了,狼群逃走了。

四、

火風與同伴繼續向西藏進發。到達西藏境內,由於摩托車的速度太快,火風撞到了防沙網的柱子上,整個人飛了出去,扎進了沙漠,摩托車又重重砸在他身上。

幸虧一輛軍車經過,將火風送到格爾木醫院。火風因失血過多,生命垂危,結果當地幾個少數民族百姓主動給他捐血,將火風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。

火風

大難不死必有後福。火風傷癒回廣州,他演唱的《大花轎》在大街小巷被傳唱,火風開始在全國爆紅。

成名,火風將事業的重心從廣州轉到北京。

1996年,仲小萍從媒體上得知火風采風出車禍的消息,全身顫慄。她難過地給火風打電話:你是尊尊的父親,有責任和義務用父愛引領兒子長大,你不能出任何意外。以後別去危險的地方採風了,別將摩托車開得那麼快。

經歷這次生死驚魂,火風更加珍視生命。他告訴仲小萍:我以後不會這樣了,不會讓兒子傷心的。

仲小萍離婚後才30出頭,很多好心人勸她找對象。仲小萍見過身邊一些女性帶著孩子再婚,結果孩子飽受繼父的虐待,婚姻也解體了。

仲小萍擔心兒子受委屈,一直就沒有想過再婚。2000年,仲小萍37歲了,父母憂心忡忡地問她:你還這麼年輕,就這樣孤孤單單地過一輩子嗎?

仲小萍輕聲回答:現在什麼也沒有尊尊的幸福重要,我這樣與尊尊在一起生活就很好。父母流下了酸楚的淚水。

霍尊遺傳了父母優良的藝術基因,從小文藝天賦出眾。他上小學時,火風就給他買了一台鋼琴。

火風與妻子姜華及女兒霍苗

2001年,火風與北電化妝專業畢業的化妝師姜華再婚,並誕下女兒霍苗。

為了兒子的健康成長,仲小萍每年寒暑假,都會讓兒子去北京與火風團聚。

2006年、2007年連續兩個春節,仲小萍還讓火風帶著兒子回瀋陽,與爺爺奶奶一起過年。

因父愛沒有缺席,生活在單親家庭的霍尊,性格陽光開朗,絲毫沒有單親孩子的頹廢消沉。

霍尊獻唱央視春晚

2014年1月30日,霍尊登上央視春晚,獻唱《卷珠簾》。一夜之間,霍尊紅遍全國,名氣遠遠超過父親火風。

仲小萍將兒子培養成知名歌手,付出了巨大的犧牲,她一直沒有再婚,用母愛守護著兒子。

霍尊是一個善良感恩的孩子,知道母親為自己付出了很多心血,特別尊重孝順母親。

當年母親如果不是為了照顧自己,也可以在事業上闖出一番天地。

仲小萍與霍尊

霍尊知道母親內心有失落,他以兒子的孝心和愛將母親的失落填滿。

雖然在單親家庭長大,見證了母親殘缺的感情,但霍尊不排斥愛情。

仲小萍也一直教育兒子:愛情是美好的,甜蜜的,你要勇敢去追求愛情。只要你喜歡的女孩,媽媽也會接受。

陳露

 

五、

早在2013年5月,霍尊與陳露相愛了。她比霍尊小兩歲,早年留學加拿大多倫多,定居上海,是一名芭蕾舞演員。

剛開始戀愛時,兩人是AA制,隨著霍尊成名,他經常給陳露零花錢,一給就是5位數,還給陳露買名牌手包。

仲小萍見過陳露,覺得這個女孩身高、氣質和長相都很出眾,支持兒子與她交往。

現在年輕人都比較自我,在家裡享受父母的寵愛,因此在愛情中不懂包容,也捨不得為對方付出。隨著交往時間一長,霍尊與陳露的感情也變質了,出現了霉斑。

2021年兩人分手了,陳露向霍尊索要2000萬分手費,談判降到900萬。

霍尊與陳露

仲小萍得知這一切,急火攻心病倒了。霍尊流著眼淚對母親說:媽,對不起,是我連累了你。

仲小萍不說話,只是大顆大顆地掉淚。不久霍尊給陳露打去58萬,又追加了7萬元,共65萬元。但陳露一直在拿霍尊開撕,給他爆各種「猛料」。

一時間,霍尊成了網友眼裡的渣男,全網黑他。

巨大壓力下,霍尊於2021年8月14日長文告別演藝圈,隨後他向上海警方報警。

兒子走到這一步,讓仲小萍悲痛萬分,也無法接受。自己一個單親媽媽,含辛茹苦將兒子培養成歌手,沒想到兒子卻被一場失敗戀情毀掉了事業。

仲小萍

因打擊太大,仲小萍出現了抑鬱症狀,血糖、血壓急劇飆升,竟暈倒在家裡。霍尊將母親送到醫院,流著淚在病房裡守護媽媽。

經過醫生的治療,仲小萍的血糖、血壓得到控制,情緒也有所緩和,霍尊將母親接回家。

然而霍尊退圈沒有工作,沒有收入來源。殘酷的現實面前,仲小萍的情緒出現恍惚,她嚴重失眠,3天才睡了5個多小時,整個人變得憔悴,抑鬱沒有得到緩解。

 

2021年12月21日,陳露因涉嫌敲詐勒索,被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控制。警方對陳露採取取保候審的刑事強制措施。

有律師表示,陳露以條件威脅霍尊索要賠償的行為,構成敲詐勒索,且數額特別巨大,可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
陳露毀了霍尊,也將為自己的瘋狂行為付出慘痛代價!

那麼火風與仲小萍離婚後,人生狀況又是怎樣的呢?

火風與洛松丁增

火風是一個有愛心的男人,他在西藏採風時,將烈士遺孤洛松丁增收為養子,將孩子從小學培養到大學畢業。

洛松丁增在瀋陽上的大學,畢業留在瀋陽工作。因為火風常年在北京生活,洛松丁增就替火風照顧父母,回饋火風這些年的養育之恩。

火風的再婚妻子姜華患有胃炎,火風一直在家裡照顧妻子,給她熬中藥。

2006年,火風在廚房給妻子熬中藥,靠在椅子上睡著了。姜華從床上下來,拿著一張薄毛毯蓋在火風身上。

其實這些年火風的事業陷入低迷,他成立了音樂工作室,在自己家的閣樓上辦公。火風很少有演出,靠給一些歌手配器、編曲掙點微薄收入。

火風與妻子姜華

姜華體諒丈夫,沒有半句怨言。火風睜開眼,看見妻子站在他面前,正滿眼疼惜地看著他。

那一刻,火風的靈感突然迸發,一氣呵成創作出歌曲《老婆老婆我愛你》。這首歌朗朗上口,質樸真實,僅僅一個星期在網上的播放量就超過70萬次。

火風將房子抵押給銀行,貸款拍攝MTV。全國有30多家電視台播放了《老婆老婆我愛你》的MTV,這部作品還榮獲央視MTV全國電視大賽銅獎。

霍尊與父母

火風與姜華感情很好,女兒霍苗品學兼優,長相漂亮,是一位優秀的女孩。

然而火風卻有煩惱,這主要是兒子霍尊給他帶來的。霍尊退出了演藝圈,現在沒有工作,沒有收入,他不知兒子的命運會被推向何方,火風為兒子擔憂。

 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