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在家打遊戲!獨居男突感「右膝蓋疼痛難忍」急忙求醫 結果「醫生的話」讓他立馬出院報警

2016年盛夏的晚上,李強(化名)正十分投入地打著電腦遊戲。正當他進入到關鍵時刻,突然感覺到右腿膝蓋一陣疼痛。李強低頭看了一眼,膝蓋下方出現了一個小鋼珠大小的血點。

因為當時李強正在全身心打遊戲,所以只是感到奇怪罵了一聲,由於腿能動,李強只是輕輕擦去膝蓋上的血跡,繼續投入到了他的遊戲世界中。

沒想到,進入後半夜後,正在睡夢中的李強被強烈的疼痛感驚醒,隨後他感覺到自己的右腿似乎有些不對勁,比左腿腫了一倍不止。此時的李強方才感覺到事情嚴重,準備下床去看醫生,然而他的右腿已經完全無法行動。無奈之下,李強撥打了急救電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讓李強怎麼都沒想到的是,檢查結果顯示,李強的右腿之所以會出現問題,是因為膝蓋中彈。李強對於這樣的檢查結果非常詫異,自己就在家打了個遊戲,怎麼還中彈了?但接下來醫生的一句話,讓李強不寒而慄,馬上撥通了報警電話。

看著手中的影像片,李強怎麼都不敢相信,導致自己的膝蓋疼到無法行動的東西,竟然是一顆子彈。

但李強更想不明白的一點是,這顆子彈到底是怎麼進入自己的膝蓋呢?

醫生將這顆通過手術手段取出來的子彈給李強看,看著躺在病床上百思不得其解的李強,說了一句讓李強不寒而慄的話。

「這子彈幸好打的位置也就是膝蓋,要是換成其他要害位置,這會兒你可能就躺在另外一個地方了。」躺在病床上的李強,看著被紗布層層包裹著的右腿,這才感覺到后怕。這是打在了膝蓋上,要真是打在了心臟、腦袋上,不就丟了性命嗎?

再說,萬一等自己出院了,這人又跑到自己家附近打槍,豈不是生活在危險中?李強越想越害怕,趕緊撥通了報警電話,將自己的遭遇如實告知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為李強做手術的醫生不僅技術精湛,而且經驗豐富,對手術取出的子彈進行了妥善保管,當警察到來時,立刻將子彈交到了警察手中。

經過分析,這是一種氣槍上使用的鉛彈。

一直到這個時候,李強始終沒想明白一個問題,自己到底是怎麼中彈的?

醫學影像資料可以看出,這枚鉛彈是從李強的正面射擊進入的,但李強竟然不知道對方射擊自己,可見對方和李強之間具有一定的距離。

警方的第一個猜測,是有人通過氣槍打鳥,結果不小心導致李強中彈。

為了證實這個猜想,警方來到了李強家所在的小區。這是一個老式小區,樓層都不是特別高,因此樓間距也並不遠。

進入李強家之後,從屋裡並沒有發現其他槍支射擊留下的痕迹。

警方來到李強事發當晚玩遊戲的電腦桌前,看著面前的窗戶陷入了沉思。原來李強所在的樓層再向上走兩層就到頂樓了,從電腦桌前的窗戶就可以直接看到對面樓房的樓頂。

根據測算,窗戶距離頂樓的距離大概是20米,傾斜度大概在三十度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民警立刻感覺到事情或許不像大家想得這麼簡單,因為根據事發當晚李強所在的位置分析,樓頂的天台將是絕佳的射擊位置。

換句話說,對方極有可能不是失手射中了李強,而是故意為之!

這也就是打中了膝蓋,真是打中了要害部位,李強不就沒命了嗎?這人跟李強到底有多大的仇恨,竟然想到開槍傷人的主意?

樓梯間里的詛咒

聽到是有人故意開槍,李強嚇得一時間慌了手腳,但他百思不得其解,到底是誰跟自己有這麼大的仇,能想到這麼惡毒的方法呢?

李強說自己是個宅男,平常除了工作時間,就是在家打遊戲。身邊的朋友就這麼幾個,大家相處得非常愉快,因此也沒得罪過什麼人。將身邊認識的人梳理了一遍,李強都沒有想到究竟哪一個對自己能起殺心。

對李強說的這些話,警方仍然帶有保留意見。因為在實際勘察的過程中,警察發現李強所在的樓層以及上下兩個樓層的牆面上,都被人用紅色的噴漆噴滿了字,除了傷害性、侮辱性的辭彙外,其中不乏一些惡毒的詛咒。

經過走訪李強的鄰居,確定這些噴漆字正是出現在李強中彈的晚上。

這兩件事放在一起,如果說沒有一點聯繫,那真是有些說不過去。

不過李強一口咬定,自己從來沒有得罪過什麼人,也實在想不出這個人為什麼對自己有這麼大的仇恨。

正在警方偵破線索中斷時,警察在李強家的小區又發現了新的線索。

原本李強停在小區里的私家車,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噴了油漆,上邊還有許多劃痕。好好的一輛車,現如今變得面目全非,僅僅維修費用就不是一個小數目。

而讓人最感覺不對勁的是,小區內別家的車子都完好無損,只有李強的車遭到了惡意損壞。

中彈、樓梯間的詛咒、被損毀的車,這三件事之間一定有某種聯繫,而從這三件事中也能感覺到嫌疑人對李強的恨意之大,可能不是小矛盾這麼簡單。

可李強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,自己到底得罪了誰,竟然能夠下這麼狠的心?

李強的這個小區是一個老小區,因此小區內的監控設施並不完善,想從視頻監控入手找到嫌疑人,已經成為了不可能。

可李強的車子被毀,又給警方帶來了新的希望。

因為就在停車位置不遠處就是一個路口,而那裡有監控攝像頭,也許從這裡能夠發現一些新的線索。

結合李強中彈和樓梯間被人噴標語的事,警方把視頻的篩查重點放在李強中彈當晚,果然警方發現了一個可疑的身影。

事發當晚凌晨4:40,一名可疑男子進入了監控範圍,一直在李強的車四周轉悠,環視一周確認沒人後,他就走到了李強車子的旁邊,拿出了手裡的東西晃動幾下,隨後就低著頭開始在車輛引擎蓋上隨意擺弄。

這個男人似乎有些心虛,他在車子旁待一會兒,就離開站在一旁看看,然後再回來在車輛旁鼓搗著什麼。

一直到四點四十六分,他走到了車輛左側門,然後離開了監控範圍內,消失在了黑夜中。當然伴隨著他離開車子的同時,一道黑色油漆出現在李強車子的左側門上。

看來這個男子就是故意損毀李強車子的人,但他為什麼這麼做呢?他和拿槍射擊李強,在李強樓梯間噴寫詛咒話語的人,究竟是不是同一個人呢?

有了監控視頻,想要找到這個人也不是什麼難事。警方通過信息篩查,很快就鎖定了嫌疑人的身份,並且迅速將其逮捕歸案。

讓大家沒想到的是,付某被捕時警察竟然從他的車子後備箱里找到了兩支氣槍,以及一千多枚鉛彈。鉛彈的直徑都在2mm到3mm,威力十分巨大。如果持有這種槍支當面近距離射擊,完全有可能導致對方死亡。

一個普通人為什麼會隨身攜帶著氣槍呢?從這一點上來看,大家紛紛為李強捏了一把汗,怎麼惹上一個這麼難纏的傢伙?

付某被捕后,很快就向警察坦然承認,用氣槍打人、噴油漆划車、噴標語,都是自己一個人所為,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報復李強。

聽到這話大家都有些想不明白了,付某和李強之間到底有什麼仇恨,竟然能夠讓付某想到這麼歹毒的方法,甚至不惜把自己搭進去?

不過警方更加不解的是,付某本人看起來文質彬彬,警方通過調查也發現,其實付某算是一個事業有成的人,自己有一份收入穩定且體面的工作,還有一個幸福的家庭。

無論從哪個角度出發,付某現在的生活這麼幸福,完全沒必要因為一點小摩擦而報復李強,把自己的人生都斷送了。

難道說,李強之前蓄意隱瞞了一些事,付某和李強之間其實有不可調和的巨大矛盾?

付某說,其實自己做這一切的時候,完全就是腦子一熱,完全沒想到觸犯法律,只是覺得自己一定要出這口惡氣,為自己討個說法。

據付某說,其實他跟李強是很好的朋友,正是因為兩個人的交情深,所以不久之前李強開口向自己借錢的時候,他連欠條都沒打,就直接把幾萬塊錢給了對方。

本來李強說也就是用錢周轉一下應個急,一兩個月就把錢還上了。這正是這原因,付某才沒有讓李強打欠條,結果沒想到的是,兩個月過去了,李強那邊竟然一點要還錢的意思都沒有。

幾萬塊錢也不是一個小數目,就這樣打了水漂,付某也覺得太可惜,於是他三番五次找到李強,希望對方能夠及時還錢。

可李強好像故意躲著付某,每次都是找個理由搪塞過去,態度也非常敷衍。付某自己不在重慶,但每次來都會找李強商量還錢的事。

誰知道到了後來,事情完全朝著付某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,李強不僅沒有絲毫還錢的意思,甚至直接不承認自己找付某借過錢的事。再後來付某每次找李強,他都避而不見。

付某當時也想過打官司,但當時礙於兄弟情面,加上對朋友十分信任,所以根本就沒打欠條,借錢的事也只有付某和李強兩個人知道。

現在李強翻臉賴賬,付某還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要不回來錢的付某心裡積蓄著一團怨氣無處發泄,和李強交涉數次無果後,他就想找個機會報復李強一下。

半年時間過去,想到欠錢的反而成了大爺,付某心中的怒火蹭一下就被點燃。他回到車裡,從後備箱拿出從非法渠道搞到的一把氣槍,趁著天黑來到了李強家對面樓棟的頂樓。

至於別的,他也顧不上思考,就想著將自己心頭的這口惡氣出了。

付某平常是一個槍支愛好者,他十分清楚從李強家對面的頂樓到李強家的窗戶之間,不僅更加容易瞄準,還能避免被對方發現。

當時李強正沉浸在電腦遊戲中,絲毫沒有注意到危險已經悄然來襲。付某瞄準了李強,扣動扳機,緊接著子彈以飛快的速度進入李強家,直接打到了李強的膝蓋。

付某都已經做好準備,等著看李強吃痛的模樣,結果卻只見李強只是看了看膝蓋,然後好像沒事人一樣,繼續自顧自地打起了遊戲。

這下付某心中的怒火更盛,他的內心已經被報復的怒火充斥,仇恨的火焰熊熊燃燒著,幾乎將他整個人都吞噬。

怒不可遏的付某拿出隨身攜帶的自噴漆,在李強家的樓道間牆壁上噴滿了各種詛咒的話語,其中不乏一些侮辱性的辭彙,希望能夠嚇唬到李強。

做完這一切后,付某還是覺得不解氣,他又找到李強的車,不僅划壞了車身,還用自噴漆在上邊噴了很多的油漆。

看著一輛好好的車,一下子變得慘不忍睹,付某心中的怒火終於稍有平息,這才離開李強家。

按照付某的說法,他是因為借錢給了朋友,結果遇到了欠錢不還的人,自己要不到錢,這才失去了理智,做出瘋狂的行為。

但李強聽到付某的說法後,卻有完全截然相反的回答。聽到警方說,用槍射擊自己的人竟然是付某,李強立刻長嘆了一口氣。

對於付某說的欠錢不還的事,李強則表示十分冤枉,因為自己根本就沒借過付某的錢,又怎麼還給他呢?

李強說,付某是突然間纏上自己的,莫名其妙就說他欠錢不還,緊接著就是無休止的騷擾。為了躲避付某的騷擾,他先後已經換了幾個電話號碼,但都無濟於事。

李強表示,假設自己真的借了付某的錢,正常情況下債主是不是應該找對方先商量什麼時候還錢,然後始終拖欠不還才去催促?但付某嘴上說李強欠錢,實際上是突然間就開始催債,搞得李強也莫名其妙,煩不勝煩。

對於李強的這個解釋,大家都覺得有些牽強。

付某不可能平白無故地纏上李強,能夠做出這麼多事,每件事中都能感受到對方對李強的強大恨意。這不是無差別去傷害對方的犯罪,而是有目的的蓄謀已久。

此時李強說了另外一番話,又讓整件事走向了一個另一個方向。

原來付某和李強確實認識,但並非朋友關係,準確說有點像情敵。李強現在的女朋友,在李強之前還交往過一個男人,這個人就是付某。

李強的女朋友和付某之間的感情很好,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就分手了,再接著付某結婚成家,還有了自己的孩子。而女朋友認識了李強,兩個人成為了情侶。

正是付某得知自己的前女友有了新歡,心中有怨氣也有恨意,一直以來都找各種理由騷擾李強。但李強卻萬萬沒想到,對方對自己的恨竟然這麼深,會想到用槍射擊。

兩個人對這件事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說法,到底誰說的才是實話呢?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樣的,也就付某和李強本人知道。因為缺乏相關證據,並且雙方各執一詞都不肯說真話,警方也沒辦法甄別債務問題是真是假。

退一萬步講,就算兩人之間真的存在債務問題,付某也應該採取正規手段來進行處理,而不是採用這種違法的手段。不過付某究竟從哪裡弄來這麼多槍支的呢?

據付某供述,他平常就特別喜歡看軍事雜誌,對槍有特殊的愛好。因為市面上買不到成品,他就通過非法途徑買了一些零件,然後自己在家拼裝。本來只是想自己拿著玩,結果那天一時氣急了,才會想著用氣槍傷人。

最終付某因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、故意傷害罪、故意損毀他人財物罪被渝中警方拘捕。戴上冰冷的手銬,付某為自己的衝動留下悔恨的淚水。


我們每天都會面對形形色色的人,遇到各種各樣的事,生活本就是如此,不可能每天都一模一樣,否則就會如同一汪死水。

正是因為這些未知數,我們的生活才會有快樂、有驚喜,當然也有不少不愉快的小插曲。在面對這些不愉快的事情時,我們一定要保持冷靜,千萬不要衝昏頭腦,被邪惡的念頭主宰自己的思想。